返回

分会场(一)“助力 · 教师专业发展与成长”

圆桌论坛: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与策略”

 

2017年7月21日,“新政策 · 新趋势 · 新技术,学术引领服务升级——2017中国教育学会会员日”活动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会议设“助力 · 教师专业发展与成长” 分会场。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会委员罗滨,教师教育方面的专家、教师发展评估院领导小组的组长、中国教育学会教师培训者联盟的副理事长、华南师范大学的教授王红,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教育质量监测中心的副主任李凌艳,烟台市牟平区实验小学姜曰美校长,留美博士、教育评估测量专家崔来女士齐聚圆桌,围绕“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与策略”,共话教师专业发展之道。下面是整理的重点内容:

 

demo.jpg


议题一:当前的教育改革背景下,教师专业发展有哪些需求?

主持人:当前教育从数量发展转向质量发展,从规模发展转向内涵发展的时候,谁面临的挑战最大?是学生吗?不是,是老师,是一线老师面临的重大挑战,在工作当中遇到了很多的困难,那我们和各位嘉宾探讨的第一个问题就来了,教师专业发展有哪些需求?我们请各位嘉宾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发表观点。


王红: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也是一项重要的事业,为此我们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但是在做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大家总会觉得我们的做法有点儿隔靴搔痒,总是不能够解渴,而前两年报纸登出来的教师培训又让人爱恨交加,实际上这就有一个问题,就是教师需不需要做专业发展?答案是需要,非常需要。但问题是我们的培训、我们其它的专业发展活动是不是能抓住教师的需求,这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遗憾的是当前我们对教师专业发展的把握是非常不到位的,无论是从国家层面、组织层面还是个人层面,应该说教师专业发展的需求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但是我们主观上对需求的把握还是不够精准的。需求实际上来讲是两个字,一个是需,一个是求,也可以再进一步分解为两个方面,一个是需要,一个是要求,这个要求体现的是什么呢?是国家的层面、组织的层面对教师专业发展提出的要求,而需要其实更多的是基于个体的一种内在的需要,或者是内在的要求,那么这两者合起来就形成了教师发展的需求。那又究竟是什么?我想可能更多的是我们国家要求和组织发展对教师专业发展的要求,这最终都要落实在教师个人的需求上,那对于教师个人的专业发展需求究竟是什么?我想这个问题是一个特别大的题目,而且又是我们教师专业发展所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对教师来讲,最解渴的是他们需要知道如何去做,要具备做的能力,但是教师专业发展如果仅仅是从做的能力这个角度提供教师专业发展的服务和支持,那么又会让教师发展仅仅停留在非常浅层次的状态。所以除了做的能力之外,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自我反思,包括我们怎样让教师真正地对学生学习规律,对整个教育规律加以把握,在这个问题上我想我们有更多的方面需要进一步研究。概括地讲,我觉得关于教师专业发展可以有这样一句话,教师现在需要什么?教师现在需要的是能够让教师成为不可替代的人的核心技术。何谓专业化?我认为专业化就是让你成为不可替代的人,教师的专业化就是让教师成为不可替代的人,你要想成为不可替代的人就必须要有核心技术,教师的核心技术是什么?我想我们要研究教师的核心技术,然后围绕核心技术才能够把握教师职业发展真正的内在需求,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红教授,起码记住一个词,不可替代和专业人士。很多人对教育说你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却从来不会对大夫说肝癌的手术应该这样做,就因为大夫是专业的人士,不可替代。

 

姜曰美:对于做一个怎样的教师,对于教师需要怎样的专业发展、专业培训这个问题的想法是,我们学校现在在教师专业发展方面急需解决三个问题:第一,教师缺乏独立的思想。教师的思考力不够,他总是盲目的做了这件事,做了那件事,把工作当做负担,当成一种任务,没有时间静下来思考。虽然我常常想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状态,可能和学校的引领是有很大关系的,如我们实际工作、课堂教学是不是存在两层皮的现象?是不是存在重复的现象?所以导致教师不能静下心来思考,我感觉当教师有了思考的习惯,成为一个有思想的人,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第二,缺乏终身学习能力。教师还是在吃老底,教师视野不够宽阔,底蕴不够深厚,所以特别是课堂转型以后我们就发现教师真的跟不上学生的步伐了,甚至很多时候课堂上学生已经超越了老师。

第三,缺乏一种教育情怀。这可能与我们对教师的评价、考核是有关系的。到底什么样的教师是真正的好老师,我感觉这个教师应该是对学生有一种爱心,对教育有一种需求,像我们学校有一位教师他的证书并不多,但是他能够带领着班上生病的学生到太阳底下晒太阳,他能够双休日的时候领着学生去图书馆读书,能够在我们校园里面开辟一个小菜园,随时让学生观察变化,我感觉这样的教师是真正的好老师,是一位有教育情怀的老师。而我们学校的教师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欠缺的,这也需要我们在专业引领上需要特别重视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姜校长,独立思想、终身教育情怀,教师不是单纯的执行者,执行教材、执行校长的命令,而是应该能独立思考的思想者。

 

崔来:教育评价和测量也是两个字,一个是测,一个是评。我这里有一个工具,就是我们测量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合适的匹配,如果你要测量长度、宽度、高度你不可能用称,但是如果你要测量你的体重肯定不能用直尺。我们教育学会里面非常注重的就是用合适的手段、合适的方式来测量合适的测量对象,在测量当中特别注重的就是一个数据的真实性和对数据诠释的准确性。第二个就是评,我们测量之后如何来评价?这需要有一个标准,我们看测量的结果和评价的标准之间是不是有很大的差别,这个时候这个评价也很主观,也很客观,这完全是看我们测量的对象和我们测量的几个方面之间是如何来沟通的,具体的在国际上应用的时候我发现这对于中国的教育工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原因是我们还缺少一个成熟的社会法制制度来做背景支持,所以很多时候我觉得是需要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学校管理者有更大的牺牲精神,有更高的情怀,愿意把自己奉献在这个领域里面。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崔女士,她说评,评实际上是评价,它是基于证据的推理,但是关乎什么的证据呢?是关乎王红教授说的证据,教师是专业人士,他们应该有哪些专业素养,我们应该怎样评他们的专业素养,然后我们就要考虑老师在什么情境下才能把她的专业素养表达出来,最后我们用什么手段获取这些信息、数据。非常感谢崔女士。

  

李凌艳:简单的来说中国教师专业发展现在最大的需求是专业发展支持的有效性。刚才王教授用了隔靴搔痒,其实中国教育的发展需求上从来不是假需求,国家也不是假的立场。在教师专业发展引领上该怎么解决其发展支撑的有效性,我觉得仍是当今我们中任何一位教师专业发展引领人所需要面对的最直接的命题,这是个国家的问题。我们从2007年开始创建国家层面的技术教育层面监测体系的时候,我们关注的是学生质量,在学生质量后关注影响因素,在这连续的10年中,对于“全国各地一线教师们认为现有教师专业发展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这个问题,其中有一个特别具体的题目,问参没参与培训?当时2008年是部分样本,到2014年全国样本代表性上来说,所有说参与了专业教师发展的人数基本上全部覆盖,但是在有效性上几乎是20%。现在很多的学校,包括姜老师也面临着这个问题,所有的学校包括城市到农村,老师一旦评上特级,第一个反应是我可以不上课了,第一个反应是可以离开课堂了。我们花了这么多钱,经历了这么多年,但是教师专业发展的需求我们有没有有效满足,这是我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李教授给我们带来了很简短又非常详实的案例让我们深入地思考了这个问题。我们如何来把握这个需求,这是一个技术问题,但更是一个理念的问题,那么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当然,需求把握住了,下面我们要做的就是根据需求来发展了,发展的时候我们得说吃什么是最有营养?有课程规划的时候,要学习哪些内容?还有用什么方式来学等等,这就内容比较多,但是我想内容比较多我们也依然要来讨论。其实简单来说应该是四个字——按需发展。

 

议题二: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和策略有哪些?

主持人:在明确起点、找到目标,中间是有阶段性的目标,但是从起点实然的状态到中间应然的状态,这中间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和策略有哪些呢?我们再来听四位的观点。


姜曰美:对于这个问题,基于前面学校教师在专业发展上的三个需求,我们学校在专业节点上主要有以下几个策略或途径:

 第一,基于教师团队的常态教研。这里边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团队,一个是常态。作为我们学校来说,每个教师身上都有闪光点,所以作为学校来说要搭建平台,尽量让教师之间能够互相取长补短,发挥教师的正能量作用;第二,常态化,我们有一种理念就是整合教研和教育的实践工作,做到备研一体、听研一体,我们要把教师引领到什么状态呢?你的工作就是要做研究,所以我们其中采取的一个策略就是备课,备课方面我们采取了比较大的改革,我们取消了检查传统的各种教案,所以教师不用顾虑各种教案,那么教师有一种办法,每个月有三次教研组的说议讲评,这时候每个人要带着思想来,带着脑袋带,因为你只有用心用脑琢磨课才行,真正备好课应该把所有的东西都抓到脑子里面,所以我们主要看学生的变化,看课堂的变化,通过这样的方式真正实现了教师之间的资源共享、智慧共享。

第二点,基于实践问题的一种主题研究。从2013年开始我们申报了一个省级课题,小学生有效读写的课题,我们就开始整个课堂转型,在整个课堂转型的过程当中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而且我们提出一个观点“问题不过夜”,课堂上发现的问题就用最短的时间来解决,对这样的教研方式我们感触很深,也感觉到了它的魅力所在,到2014年的时候我们课堂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激活了学生,把学生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但有很多同仁到我们课堂上课,提出了很多置疑,觉得我们课堂是假的,听完课之后就跟踪到教室看学生,最后我们教育局先后六批派了校长、副校长到学校里面蹲点学习,最多两周,你可以随意的看一下课堂,看人家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真的感谢这样的教研方式,就是基于问题研究的教育方式,就是一天解决一个问题,一周解决一个问题。

 第三点,基于教师个性需求的个人研修。教师水平不同于他的个性、特点,像有的教师课堂组织能力不强,有的教师评价方面有欠缺,有的加强沟通方面有欠缺,所以基于这些问题,我们加强了一个方式,即每一学期老师针对个人的专业发展提出一个点,这一学年你在哪个点上有突破,比如说我们学校有位教师非常有教育情怀,他的课堂,他的思路很清晰,但是学生下来乱糟糟的,去年他做了一个计划,就是针对自己的课堂组织管理方面做了一个计划,他找了一位学校的女教师跟踪听人家的课,然后那位名师跟踪指导他的课,我们学期末的时候会做一个检验,教师做的只要比原来有进步就是合格的,优秀的。

第四,基于教育前沿的高端引领,就像今天高端的会议,特别是上面三个词,教育新政策·新趋势·新技术,这特别是需要我们专家团队的引领,因为这些方面我们老师是比较欠缺的,仅靠我们学校校内的力量是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的。因此,我们希望参加这样的会议,希望专家走进学校进行引领。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以上的方式,使我们的教师真正让教育回归本真,促进教育发展,我们也诚心的邀请各位专家、各位同仁走进我们学校指导工作,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姜校长,团队的长效研究,在解决个性化实际问题中获得成长,而且是看增量,如此阳光有思想的校长。

 

崔来:我觉得教育情怀真的是需要我们有更深更高的看见,就是我们老师要有很好很高尚的理想,不光是这个时代要提供适合这个时代的教育方式,培养适合这个时代的下一代,而且我们要站在时代的更前面,我们要有一个更长远的眼光。比如说现在互联网虽然很热,但是我们看到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来到了,我们怎样培养出下一代,我们的教育的理念如何能够领先我们社会的其它人群,这真是需要我们教育实践者、一线的工作人员和我们教育研究机构之间密切合作,看见这种需求必须有一个提前的预备在这个里面。我们发现即使在欧美这些比较发达的国家,他们一直注重的并不是这种高科技的东西,虽然他们也很注重,但他们真的是把金字塔的底端设置为人本、人文的教育,就是爱美真善的教育,这真的是走向任何一个阶段,任何一个领域最根本的力量源泉。所以我也希望咱们在座的教育工作者能够看清我们自己的位置,实在是社会中间的中间。

主持人:谢谢崔女士,国家需要优秀的教师,政府的政策要吸引优秀的人来当老师,我们做的工作就是要让成为老师的人更加优秀,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有情怀,谢谢崔老师。  

 

李凌艳:感谢姜校长和崔博士的分享,其实从不同的层面,包括从实践的层面和引领的层面讲,其实对于教师的职业发展都不是说没有呼应的,其实它们恰恰是两个很好的呼应。

从国家整体的层面上看,我想第一个策略应该不仅仅是按需求去引领发展。教师专业发展到今天,有人说学校的围墙已经坍塌,但是教育还在欣欣向荣地发展,那在这个过程中面临最大挑战的教师的需求从一定层面上可能还需要我们首先去建构。教师专业发展究竟有一个什么样的专业发展需求,如果我们每天只是说基于一线实际问题的话,你会发现每个学校可以做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是做出来以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不太可复制,而且大家做的非常辛苦,那在教师专业发展的背后究竟哪一些是真正影响教师专业发展的核心素质,这该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一直说核心素养是以核心素养为号角的3.0版的课程标准。在很多课程中我们发现,今天我们建构的是专业态度、知识和能力,这是教师专业发展的结果,在这个结果背后有没有一些核心要素,比如说我们现在讲的学生素养,在知识、态度和价值观三个体系背后的核心素养是他的自主发展、社会参与和学科的素养,那么在教师的背后支撑教师背后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在很多年国际研究合作中,实际上探索出了很多东西,会发现其实当好好教师的人有一些根本素质,我们通过很多年的追踪发现,其实教师的反思能力、表达能力,以及共享的意识和能力,有可能是恰恰会影响这个教师在教师职业专业发展上能走多高多远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因此,我想到的第一个策略是:从国家的层面,首先要建构背后需求核心的要素,这也是现在教育工作司司长和我们探讨的。首先对于教师专业发展究竟核心要素是哪些,什么样的点我抓住了,围绕这个我就能把教师引上一个可能未来发展的路,有了这样一个引领的专业发展要素。

第二个策略,要协同培养建设一个很好的教师专业发展课程,我们十多年的监测发现,尤其在小学,这个老师是不是学过相应的教育学和心理学在很大程度上会通过它预测出这个学生学业的质量,到了中学不一样,中学的时候是所教非所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这个学生学业的成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是不是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课程可以很好地帮助教育教学发展?除了刚才说到的区域性课程之外,比如说在好的师范院校有没有专门面向一线教师或者是优秀的一线教师回炉能够提升理论概念,因为这些人是真正的教育家,在实践中摸爬滚打以后,稍加点拨就会完整的非常好的发挥出来。

 第三,基于问题的研讨。其实现在有很多地方做了基于教师专业发展问题的研讨,我觉得要分层次,学校发展的不同阶段需求是不一样的,教师发展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我们中国的教师很不容易,围绕我们个性化的需求探讨了很多年,让我们中国教育体系逐渐针对需求细致和分化了,那对我们今天的教师是不是也应该落实对教师不同问题细致的分化?这可能是大家要去思考的策略。

主持人:其实李教授说的时候我也想到了,我们现在做教师研修就是要构建研修课程,这个课程要满足需求,还要引领需求,这个是我们过去几年在做的,恐怕现在还要加一个就是创造学习系统才能够不断的向前。下面请王红教授。

 

王红:概括起来我认为是两个方面,第一是供给创造需求,第二个方面叫做效能创造需求,我分别来解释一下。

怎么叫做供给创造需求?对这个问题最容易理解的就是在智能手机出现之前,智能手机的功能谁知道我们需要它?但是当智能手机摆在我们免签的时候会发现这些功能太好了,都是我想要的,这就是供给创造需求。接下来问题就来了,谁能够知道这个需求在哪儿?怎么样能够供给需求呢?这就是刚才李教授所讲的,我们必须要去建构。建构的时候,或者用建构,或者去研究、探究,去基于他未来可能存在的潜在需求,这时候我们怎么把握潜在的需求去供给他呢?就必须要知道教师最本质的功能是什么,什么样的教师,或者教师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特质他才算是胜任这个教师的本质功能,从这个角度出发来去分析,我们如果要是列举教师所需要具备的核心技术可以列举很多,但是我想最核心、最根本、最本质的,我们要去思考教师他的使命究竟是什么,教师对一个孩子的影响究竟在哪里,对这个问题我曾经也在英国和美国问过很多老师,我问他们为什么做老师?当然回答也有很多不同层次,但是让我最为欣赏的,也认为最接近教师本质功能的回答是,因为我要系统的影响和改变一个生命,我觉得这个回答是我至今为止所听到的对教师的职能,教师的使命最好的回答,教师的功能价值所在呢?在于影响和改变一个生命,具体一点可以这样说,一个教师最有价值的就是你能够影响到你的学生,让他能够知道自己未来要去的方向。说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们老师常常说,如果让我们的学生内心都有一个愿望,希望他长大后成为我,这实际上就明确了孩子未来想要的东西,想走的人生方向,这实际上是老师最为核心,最为本质的功能,至于教给他具体的知识,具体的技能,具体的能力,这都不是最本质核心的东西。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怎么样才能让老师具有这样一种改变生命的影响力?围绕这种改变生命的影响力我们去设计,设计具体的活动,设计具体的项目,设计具体的课程,然后用这样的一些课程来去激发和创造教师的需求,这是第一个供给创造需求。

第二点叫做效能创造需求。我们都知道,其实我们有的时候也认为有些东西觉得很有价值,我们也很想去学习它或者去获得它,但是每一个人他都是非常实在和现实的,这个实在和现实是什么呢?你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做一个评判的,你要不要去做会做一个评判,在这点上来讲我给大家一个公式,这个公式不是我创造的,就是人的行为或者是变革动力=价值×胜算÷时间。什么意思?价值就是有用,他认识意义;胜算就是觉得这件事能做成;时间,就是说如果这件事周期太长是不愿意做的,如果这件事没有胜算的把握他是不愿意做的,在这样的核心之下人们愿不愿意去做自我的发展,愿不愿意参加教师自我发展的项目和培训,那么就和他的效能有着密切的关系。当他参加了这个活动,或者说学习了,或者说是培训,或者是其它的各种活动,他觉得能够给他短时间内带来效用,并且来讲他觉得很有把握把这个效用落到实处就可以这样做。

最近我们去调研,我去到了湖南一个非常边远贫困落后的一个县,在那个县我看到了一个让我认为非常符合教研规律的案例,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在学校做的各种培训老师都不愿意参加,为什么不愿意参加呢?没用,学完了回来没用,或者说学的时候很激动、很心动,回来时候又是一动不动。再一个,即便个别老师觉得对我来说还有点用,但是从校长来讲觉得对我的学校发展没用。也就是这里面有两个效能,第一没有自我效能,第二没有组织效能。没有自我效能感是个人不愿意参加,第二是没有组织效能感,校长不愿意参加,大家要怎么做呢?就是把自我效能和组织效能统一起来,就是个人有用,组织有用。湖南有一个非常鲜活的例子,就是他们一开始什么都不愿意参加,后来他们做了一个手拉手活动,就通过被拉手的学校和拉手的学校拉手教给他们一些非常好的理念,包括具体的策略和做法,那么这些老师就发现把这些方法用到教学课堂改革当中很有用,然后校长也发现这样每一个班状态都改变了,对学校的发展也很有用,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整个学校都沸腾起来了,所有的老师都参与到了这样的培训过程当中去,其实这里面就证明了一个道理,大家不是不爱培训,而是不爱那些没有用的培训,如果这个培训能够给你个人带来效能,给你组织带来效能,那么他一定是会愿意去做的,一定会有他的需求产生,所以就说叫做效能创造需求。如果说我们能够很好的把握它的核心本质,围绕它来设置一种更好的供给,如果说能够在专业发展的活动当中让它很有效,那我相信一定能够激发出内在需求,然后就能产生出自我发展的动力,当他自我发展的动力产生了,那专业发展也就才是真正的有所发生了,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红教授,一切发展都是自我发展。那么在策略上是供给创造需求,效能创造需求,还有一切那么多好的案例。感谢王红教授,非常感谢。

关于教师专业发展,尤其我们是做职后的,今天我在这儿,我们的常务副校长也在这儿,我们其实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在最近工作当中我们的思考和行动,就是教师工作发展有四个导向:

第一个导向是未来导向,未来是什么样我不见得能描述出来,但我们的老师发展应该是面向未来的;

第二个导向是素养导向,就是教师应该具备哪些素养,这回到第一个问题上去了;

第三个导向是问题导向,也就是现实老师的工作有哪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不能光解决了未来解决不了当下,这也是不好的;

第四个导向是实践导向,我想只有实践性的教师研修才能够有那种效能,才能够创造出更多更美好的事情。

另外我们是教研部门,最近五年在做教研转型的工作,所谓的转型是什么?就是职能的变化。教研往往是听课、评课、面题,但现在的老师需求远不止这些,因此我们的转型是指导思想和职能定位的转型。一个区,比如说海淀区课程指导中心,就是他的指导老师能够去研发课程,指导学校构建好的课程方案,第二个是教学研究中心;第三个是质量评价中心,只不过在区域上质量评价自我评估、自我反馈是为改进服务的,不是为了升学排队,也不是为了绩效公司升还是降,当然还有第四个功能就是资源建设中心,就是现在老师的教学需要有课程教学资源,不能每一个人都去,经历也不够,效果也不好。

再具体往下,我再往下说一点是什么呢?转型具体在操作层面上,原来研修是叫学科教学,现在专项叫课程育人,这也和我们几大中心是吻合在一起的,所以我在这儿说的是六个转型的第一个,从学科教学转向课程育人。第二个原来研的是学生的知识获取,现在转向的是素养提升。第三个转型原来我们研的是老师的教,如何教,现在研的是学生的学,是怎么学。第四个以往我们是听评课坐在学生旁边坐在学生后边,这个听评课是基于经验,但是现在不够了,要基于时政实际上就是中西医结合,像潘博士做的是教师发展数据,我们是课堂上学生的发展数据。第五个转型是从统一研修转向私人订制,这个私人订制不是全部私人订制,做不到因为太大了,老师太多,但是把它相结合,最后一个是从专家传授,王教授、李教授都需要,但是只有这些是不够的,还有叫教师众筹,基于他的实践,把优秀的实践经验拿出来,把它精炼转变成团队的经验。

 

 嘉宾寄语

王红:独行速,共行远,让我们一起,让教师成为不可替代的人。

李凌艳:教师专业发展,拨开中国基础教育重重迷雾的航灯,因为只有离学生最近的人变了,学生才会变,学校才会变,中国的明天才会变。

崔来:为了达到对教师专业发展的私人订制终极目标,当我们下去测量你们的时候,请你们务必给我们一个真实的你。

姜曰美:影响是最好的教育,想通过今天这样一个高端的会议我们回去会影响更多的教师自主发展,教师会去影响更多的学生健康成长。

罗滨:教师专业发展需要专业的研修,更需要今天我们携手一起走。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 中央电化教育馆 教师专业发展平台 辅导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 第三方教育服务联盟